<listing id="vrfjh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vrfjh"></form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vrfjh"><sub id="vrfjh"></sub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您好!歡迎訪問呼和浩特市坤創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網站!

              詢盤 您暫無未讀詢盤信息!

              成套設備、母線槽、橋架一站式生產廠家

              服務熱線

              服務熱線:

              13789519155
              新聞資訊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時事聚焦

              “生活安寧權”納入隱私權,是網絡時代剛需

              所屬分類:時事聚焦    發布時間: 2019-12-25    作者:admin
                分享到:   
              二維碼分享

              23日,十三屆全國人大第十五次會議審議民法典各分編草案,其中的人格權編草案完善了隱私的定義,將“私人生活安寧”納入隱私權。四審稿將隱私的定義修改為:隱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愿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、私密活動、私密信息。  

              拒絕騷擾,是網絡時代的“剛需”  

              這意味著,安寧權與私密空間、活動和信息并列,成為隱私權的重要內涵。長期以來,安寧權一直作為學理上的概念存在,沒有被正式寫入立法。  

              隨著經濟發展、尤其是網絡技術發展,安寧權逐漸得到立法者的重視,于2012年..被全國人大常委會寫進《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》。該決定第7條,確立了公民在固定電話、移動電話和電子郵箱拒絕商業廣告的權利。拒絕商業廣告是公民維護生活安寧的基本權利,也是隱私法在人格權保護體系的有效延伸。  

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某網絡平臺的社區公約也將“安寧權”作為用戶的基本權利。該公約將私信騷擾、商業廣告、頻繁@等侵害用戶網絡空間安寧的行為,明確作為侵害安寧權的一種類別,權利人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加以屏蔽,當然也可以依約舉報平臺進行處理。  

              可見,安寧權適用的情景,不僅包括線下的現實社會,更涵蓋網絡線上的虛擬社區。從現有民法典草案的立法表現看,安寧權并沒有正式從隱私權體系中分離出來,而是通過擴張解釋隱私權的方式加以確定。  

              這主要有兩方面的考量:一是,隱私權足以涵蓋安寧權保護,兩個權利內涵和外延重合較多,隱私權可以吸收安寧權;二是,侵害安寧權行為多以侵害個人信息為前提,比如,在獲取公民電話、郵箱、用戶名等前提下才能實施廣告推銷和信息騷擾,個人信息又是隱私權重要組成方面,所以,安寧權與隱私權相互關聯,互為表里。  

              “生活安寧權”納入隱私權,是網絡時代剛需

              “安寧”入法,掌握信息接收控制權  

              將安寧權正式納入到隱私法律保護體系,這對于我國人格權法律體系發展來說有著重要積極作用。未來安寧權的適用空間很大,線上線下都可能成為維護公民生活安寧權利的重要抓手。  

              第1,線上和線下的商業宣傳需要嚴格遵守安寧權基本原則。不被打擾是安寧權的核心組成方面,網絡廣告不是不能發送,而是要本著“事先同意”或“禁止即?!钡幕驹瓌t,同時廣告發送形式必須符合安寧權的原則,那類“狗皮膏藥”一樣的彈窗、貼邊等廣告形式就需要好好管一管了。  

              第二,鄰里生活安寧又多了一個維權抓手。噪音、狗叫、廣場舞等擾民行為,公民除了報警之外,還可以依據民法典安寧權的規定訴請法院,要求法院判決侵權方承擔包括停止侵害、排除妨害在內的法律責任。  

              第三,線上“防騷擾”等技術防控措施會做得越來越好。社交平臺應根據安寧權的原則,進一步修改平臺規則,將用戶對信息接收的控制權還給用戶,通過自行設置拉黑、禁止評論等方式保護自己的權利。  

              第四,安寧權會給社會型公眾人物更多的空間。藝人、網紅等知名人物屬于公眾人物,他們的隱私權、肖像權等人格權要受到一定貶損。但公眾人物不涉及公共利益部分的,不被打擾、安寧生活的權利還是應該被尊重。所以,安寧權更有利于公眾人物安寧生活。  

              安寧權與隱私權并不完全重合  

              雖然安寧權與隱私權有很大重合之處,但也應看到,雙方又存在不同的適用方面,在未來人格權法發展過程中,安寧權不妨獨立出來,成為一項具體人格權。  

              首先,安寧權適用場景超過隱私權。比如,鄰里之間,樓下長期深夜狗叫擾民,若按草案規定,深夜狗叫擾民算得上是侵害生活安寧,若是訴請法院,請求權基礎單獨定性為安寧權比隱私權更貼切。  

              其次,網絡安寧權多是阻卻騷擾的權利。例如在社交平臺中,普遍存在@他人的行為,其中不乏騷擾等侵權行為。但這一行為并不需要得知用戶的隱私信息,只要獲得公開的賬號名稱即可,這并不屬于侵害個人信息的情況。若是按照草案規定,用戶需要適用隱私權維護自己的權利的話,這樣的適法確實存在值得商榷之處。  

              網絡商業廣告多種多樣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以侵害用戶安寧權的方式做出的。比如,彈窗廣告、貼邊廣告、嵌入廣告等,這些廣告的發送有的是獲取用戶同意,或符合網絡經濟實踐需求的,但發送方式卻令人反感甚至厭惡。所以,廣告法等法律法規將“一鍵關閉”作為特殊廣告的用戶基本權利之一?!耙绘I關閉”本就屬于用戶安寧權范圍,嚴格意義上講,并不屬于隱私權。  

              當然,這需要在未來法律修訂中一步步細化,就當下而言,當生活安寧作為一項重要的隱私權利加以保護,體現了民法典與時俱進的編纂品格,也是對互聯網、技術發展背景下保障個體權利的立法回應。  

              來源:新京報